關於部落格
我會努力更新格子的.
  • 63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Being cheeky for 3 nights and 3 days

沒錯,奇異果又回來了,所以我又要厚臉皮住在他姪子家了,這一次奇異果先生的朋友保羅也一起回來了,所以有人可以跟我一起厚臉皮了.

話說星期五下午我下課一回到家就趕快打給奇異果問說他在哪裡,因為他每次都不會說幾點到,就忽然出現在家裡,然後我一點空閒時間都沒有,就要快快打包出發了,這一次我學乖了,先問大概到哪裡了(他每次回到city都要開600 km),結果不出我所料,人已經到了city,我就快快打包,又是一點休息時間都沒有,然後坐在客廳等他,過了十分鐘,就聽到他那台戰車(吃diesel的),轟轟轟的開進車道,趕緊開門把全部家當都丟給他跟保羅,因為我不想要大陸妹看到,不然到時候又要問東問西的!上次奇異果先生來家裡拜訪,就把她嚇死了,其實奇異果也沒說什麼呀,只是熱情的叫了她一聲,"Hello, XXXX(her name) darling, come to give me a hug",這應該是很平常的(在澳洲啦), 大陸妹握個手以後就趕快跑掉了,後來奇異果再講的話,她一概回答No,我就知道奇異果嚇到她了,我後來跟奇異果講說不要隨便叫亞洲女生 Darling,人家會以為你對她有意思,我剛來也是覺得怪怪的,常被人叫Baby,後來聽多了就習慣了,那些我們視為親密的話語在這邊就跟某某先生,某某小姐一樣,不值得大驚小怪.

一到奇異果姪子家(叫他猴子先生吧,因為他很多毛),我就感覺猴子太太臉色不好看,講話酸酸的,我就覺得很不好意思,睡在人家家裡,我只好一直黏在奇異果身邊,因為實在不想跟猴子太太單獨相處,星期五晚上奇異果去買了我最愛吃的一家"Woodfired pizza"當作晚餐,晚上我就趁大家都在外面抽煙聊天(幾乎每個人都抽煙,除了我跟兩個小孩,被燻的頭昏),去把碗盤洗好了,星期五晚上就早早去睡覺了.

還好星期六一整天我們都要在外面跑來跑去,不用看猴子太太臉色,我們去了whiteman national park, 我在車上睡著了,等我睡起來,我發現我在半山腰了,所以我也不知道入口長什麼樣子, 等我頭腦清醒的時候,那已經是在泥巴路上了,就是那種要開吉普車才上的去的路上, 要四輪傳動(4 WD)的車才有辦法開的路,我想我是被震清醒的,一路上就這樣癲癲癲癲到快吐了, 還好我從小天賦異稟,去宜蘭還是花蓮走那個九灣十八拐,同車的同學吐了好幾袋,我可是一點感覺都沒有,下車照樣活碰亂跳的,就這樣我們在whiteman national park 繞呀繞的,還看到三隻蹦蹦跳的袋鼠大哥,我之前以為袋鼠只有在平地才有說,沒想到在山上也看的到,令我很驚訝!

後來又去拜訪奇異果另一個姪女珍妮小姐,她是party girl,每次見到她,不是醉醺醺的就是幾哩呱拉的一直講話,這一次她剛下班回到家,不過手上已經一瓶啤酒了,難怪她們家有一個冰箱是專門冰啤酒的,我估計一個週末大概可以喝掉一箱以上吧(她們家三個人),在奇異果跟她聊天當中(每次一堆澳洲人聊天,我就只有聽的份,不太確定他們在講什麼),我才知道原來奇異果也不想住在猴子太太家,

奇異果對珍妮說: Can I stay here?

珍妮說:No spare rooms.

奇異果說: I don't want to stay there.....

珍妮以很諷刺的口吻說:Yap, She "loves" me very much!! (其實猴子太太很討厭珍妮)

這一家子看起來和和氣氣的,其實私底下也是有很多八卦的,只是大家都沒說破罷了!

後來保羅問了珍妮跟奇異果的關係,我才知道原來珍妮的媽其實是奇異果的姐姐,然後珍妮家有五個小孩,其中四個小孩分別屬於四個不同的爸爸,天呀,她媽真是忙呀,這樣不會把關係弄得很複雜嗎? 難道她們不知道節育嗎? 算了,澳洲人的男女關係觀念的確大不同,珍妮說她是從家裡逃出來的,好像是她其中一個繼父是毒蟲吧,我其實很少問奇異果這些問題的,他那一家子兄弟姊妹(共八個),也問不完吧! 我的感想是原來我們以為世界是我們想像中的樣子,但其實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黑白兩色,有些人的世界是我們想都沒想過的,應該要以更寬闊的眼光跟胸懷去包容不一樣的人事物,這大概是我到澳洲以後最大的感想吧!

To be continue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